是可爱的啾啾鸟~

新圈应该换个可爱的新账号!
今天也是萌萌der啾啾鸟!

【韩叶、韩叶情人节活动】韩文清了解一下

#阅前警告:题文不符(x)、重度OOC、乍看起来甚至并不像cp文

##字数总计4546,之后可能会补解释性番外,Q&A或者论坛体or普通文体

###甜甜甜,大块甜饼,写完作者的脸胖了三圈

【略微人外剧情警告,引用部分DND设定但基本都是私设架空(。没了】

——————————————

又是一年情人节。

可是叶修根本没有假期,还在满世界的乱跑,忙着加班。

加班就加班呗,看在三倍工资的份上,忍了!

唯一的缺点呢,是他工作的名声不太好,尤其是这个情人节一过,怕是恶名要更上一层楼了。

叶修的工作是讨债,和欠债不还的各路人等讨债。

从到处浪荡的游吟诗人那里把被骗少年的传家宝拿回,把喜欢拖人下水的水鬼扔到深渊岩浆里感受一下溺水是什么滋味,连只是喜欢恶作剧的可爱小妖精都要抓起来罚做家务,哪怕妖精们一脸无辜地睁着大眼睛泫然欲泣,叶修也没有放过她们的想法。

——没办法,谁让小妖精们的恶作剧弄哭了铁匠的女儿,而铁匠嘛……

“叶修大魔王来了、大家快跑啊!”

“呜呜呜他好可怕,他连家具都没有给矮地妖留下!”

紧接着就是锅瓦瓢盆掉地的声音,似乎是物品主人忙着跑路时不小心把家具碰掉了。

   『等等,怎么我没做的事情也是我背锅,还有谁是魔王啊,我明明是神官好么,』叶修心想,『就算在前一份工作干不下去之前,我明明也是个战斗法师啊,我的雇主才是真•魔王好不好。』

    总之,在到晚饭时间之前,叶修成功地解决了大部分需要他在今天之内完成的工作,剩下最后的那个委托也可以开始做了——虽然说也是最棘手的一个了。

其实他近来的状况也谈不上顺利,只不过最近稍微有了好转,上一个老板在无数次作天作地之后,终于把本来就经营不善的神国玩完了,自己也从从高等神力掉到微弱神力甚至更低,带着3.5个亿的复活币和打包出售圣灵得到的残余资金跑了,据说是跑到别的晶壁系世界养老了,可以说是走得非常潇洒。

可是也就苦逼了之前在他旗下打工的职业者了,连之前的职阶都不好做,要知道法师可一般不信仰神灵,所以也就不擅长神术,叶修当神官时可是重试了他少年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精神才能像现在一样同阶无敌,低阶随便虐的。

这个用魔法羊皮纸委托麻烦在什么地方呢,麻烦在于它居然是个多阶段任务,不做完上一个就不告诉你下一步要做什么。

【第一步:获得一束九十九朵的红玫瑰】

这个似乎还挺简单的,情人节,什么都不多,用来讨好有情人的东西最多,红玫瑰这种传统代表当然尤甚。

叶修掏出了他可怜的钱包,前老板连工资都没给,遣散费就跟不用说,他浑身上下的衣服和武器都还是新老板的公司工作标配,需要花钱定制的那种,扣掉每个月分期还掉的额度,他手里的钱真没多少。

可是顾客的事怎么能算是事呢,要先垫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叶修只能先让花店老板打了个小票,回去再报销。

可是天不遂人意,刚出花店门口,叶修就看到街头一片混乱。

居然是有可悲的单身粉红法师见不得人好,随地乱扔粉红法术,优雅贵妇变胸毛大汉,富豪绅士变粗野村姑,重点是他们的脸和性别变了,衣服却没变,场面一度失控,见者落泪——被辣眼睛辣的;闻者伤心——魔免属性多罕见啊,听到自己突变声音的城市居民们哀嚎得比之前更惨了。

一个粉红法师当然会的不止一个法术,不如别说粉红法师了,怕是连法师都当不上,改进版的油腻术不仅看起来晶晶亮亮,闻起来都有一股“神奇”的味道;异界召唤能招来的当然不止魅魔,还有各种会发出糟糕声音的深渊魔界植物;穿着衣服觉得很安全?不,那已经变成了“皇帝的新衣”,你确实穿着衣服你也看得到它,可是它在别人眼里是透明的,相当于你在裸奔!

场面一度失控极了,但叶修觉得他还能忍耐一下,直到一个窜得飞快的法术砸到了玫瑰上,鲜红的玫瑰瞬间变黑,即使用神术因果重塑也只能恢复其中的98朵,最中心的那朵玫瑰始终是黑的,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瞬间崩溃,抄起法杖就向不负责任只顾发疯的粉红施法者冲了过去。

——他剩下的工资可不购买第二束花了,不,连第二朵新玫瑰都买不起啊!

此时应该有一些场面话,来掩盖一下暴力行为:作为一个守序中立神祗手下的打工仔,你如果视而不见这样的糟糕场面,那么你的阵营倾向有一定可能发生改变,为了工作和工资,叶修当然只能留下来维护秩序,直到本地的魔网巡查者(俗称魔法城管)姗姗来迟时,他已经把那个本体战斗力只有5的粉红法师打趴下起来很久了。

【第二步:带上一瓶甜蜜的金色葡萄酒】

事实证明,叶修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在荣耀之都这种地方随便做坏事真的是很不理智的事情,比如翻个别人钱包什么的,十有八九会被复仇之神注视着,通过一系列倒霉事情,让人“亲手”把自己弄来的钱再怎么弄回去。

没有翻粉红法师“尸体”的叶修自然没钱买心的玫瑰,他只能心虚地把那朵黑色玫瑰藏到其他的玫瑰下,毕竟他确实完成了第一步任务,只要顾客等会签收时不发现这件事的话,事情大概就过去了。

但是第二个任务显然没有第一个任务好办,甜蜜的葡萄酒,还要是金色的,不是贵腐酒就是冰酒,这类口感丰富清甜可口的酒类一向受女士们欢迎,在酒馆酒庄里常年有大量的库存,本来应当是非常便于购买的。

——可是前几天城里最有名的交际花小姐说,她想要这样的酒。

于是她的爱慕者们便如出了笼的疯狗,把全城的酒馆库存扫荡一空,连城郊的葡萄酒庄园还没酿好售出的库存都没放过,现在这个城市里的同类酒可谓是千金难求,连买玫瑰的钱都没有,买酒的钱自然就更缺了。

苦逼的神官一边靠双脚赶向城中最有名的社交沙龙所在地,一边思考着难道真的要去偷一瓶酒吗?

还没想出个结果,他身旁的暗巷里却有一辆马车突然冲了出来,驾驶者是打扮成粗使厨娘的少女,可是她用来包住头发的粗布围巾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一头金色的长发卷曲着披散下来,足到腰间,发质极好,这根本不是平民少女能拥有的。

“父亲大人的命令我不管啦!社交这种麻烦的事情,还不如出城砍魔兽痛快!”金发的少女一边驾驶马车,还一边不停地挥舞大剑,向身后斩出一道道斗气,防止其他人追上她;但她并不是没有头脑的人,她将奢华的首饰、精致的衣裙和豪华的日用品不时扔出,那些追着她的人爱死了这些东西,总是不时停下来拾取,自然就追赶不到一路绝尘的大小姐了。

就连路过的叶修也得到了一样“赠品”,那是直接飞向他面前的不明物体,接稳的时候,金发少女的马车已经又跑出了一段距离,想还也不好还,而且当事人明显是在抛弃这些东西,所以作为神职者的他收下也没关系,更何况那是叶修急需。

对,那是一瓶美酒,酒液金黄而略显浓稠,如同少女金发在绚丽烟火下的光彩——这是一瓶冰酒,瓶身上写明的,并不好酒的叶修,当然也不会从酒液上区分酒的种类。

【第三步:亲自打造一枚稀有金属戒指】

前两步就发生了那么多事,叶修简直拒绝思考最后一步执行起来会有多么艰难。

打开羊皮纸,最后一个要求缓缓地出现在了纸面上,就连字体似乎都比之前的更加端正和严肃些,虽然它们明显都是同一个人书写的。

除了少部分早年就认识的朋友,很少人知道叶修其实也懂得锻造,毕竟他早年的朋友之一是个不仅在职业者的领域里大发光彩,在锻造上如果不是分了心,也能拿到锻造宗师资格证的家伙,叶修自然也学了一两手,就和他在其他职业者那里学过的法术连发、投掷暗器等技巧一样。

人在江湖飘,不多会几手,可是容易吃亏的。

说是锻造,但是法师嘛,哪怕是前任法师甚至是战斗法师,也是要有点特权的,比如用龙息术来溶解金属,用寒冰之手来淬火,那叫一个居家打劫,旅游上班必备,比传统锻造方便了不知道几倍。

最大的问题还是稀有金属,金属本来就贵,更何况是几百斤普通金属也难以提纯出一斤的稀有金属了,作为神职者的叶修既不能偷,更不能抢,这个羊皮纸还要求在今夜12点前必须做完这个步骤,真当神官还兼职了午夜钟声响起就要消失掉的灰姑娘的教母吗?还是需要为灰姑娘抹掉回家痕迹以防王子找到的那种,他真是为这个任务操碎了心。

不过或许神明确实是不会把无法完成的工作分配给下属的,转机马上就出现了,又是熟悉的捣乱分子,只不过这次换了一批人。

成群结队的FFF团举着火把四处游荡,大唱团歌,高举团旗,手上还拎着等人高的大镰刀,追踪那些看起来不是真爱的男女/男男/女女们……是的,这次他们连一般标榜着真爱的非异性恋配对都不放过了,像是驱赶野兽一般驱逐着情侣,甚至包围了一贯是谈情说地圣地的城区广场,在广场各处立起了火刑架和……投石机?

最重要的是,如果叶修没看错,这些人里显然混入了某些圣殿的“剩骑士”和某些学习不专心、直到年龄到了才成为大魔法师的“施法者”,虽然他们搞出来的“火焰”只是魔法伎俩产物,但这样的恶作剧未免有些过头了。

叶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之前的粉红法师给他制造了大麻烦,那现在他回敬一下眼前的FFF团也是理所应当吧?而且,骑士的佩剑和法师的武器往往都会加入一些稀有金属使武器的强度更高,虽然这些不成器之徒的武器估计也好不到哪去,积少成多打个戒指肯定是没问题的,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但叶修他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还是有点吃力,干脆就从广场的四个方位入手,操纵风地水火四大元素刻画好封印法阵时,恰好FFF团们也正到搞事的巅峰——无辜的受害者们已经被架上了火刑架,虽然还没点火,但精神已经快崩溃了。

于是他很快发动了封印法阵,又用神术强制把封印范围内的武器征兆过来,那些武器的质量确实不咋地,佩剑全是铁制品,法师的木杖上铭文也没几条,一个龙息术过去,不耐高热高压的材质很快就燃烧掉了,再用寒冰之手多次扣住金属液淬火,一个小巧的稀有金属指环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枚戒指通体泛着柔和的银红色,时不时闪过一抹金色的光滑,前者是赤铁和秘银的光辉,后者是不知道哪个败家子居然在楠木法杖上用精金刻铭文,全被叶修一网打尽了。

倒不是说FFF团团员们就不想打断叶修刚刚的一系列神操作了,主要是因为他们实力太低,被封印掉超常的、以魔力或者斗气为基础的力量之后就和普通人也差距不了太多了,而且作为职业者教科书的叶修常年和各大神殿合作,专职对职业者各级进阶考试试卷进行审阅。

偷偷搞事被考试出题老师发现了,还敢继续搞事,是不愁自己今年的考试了吗?

——当然只能乖乖认怂咯。

但是他们还是太天真了,随着地面一阵晃动,许多人都站立不稳,而等他们站稳时,因为灯火而明亮的夜空突然变得幽深起来,黑色的烟气翻滚,巨大的触手在虚空里搅动,猛地下扎,再次能看到时,这些触手已经出现在广场上,数不清到底有多少条,只能看到每一条触手里都蜷扣十数个FFF团成员,随后这些深渊之神的爪牙们再次上提,直接把囚犯带走消失,甚至火刑架投石机也被卷走了,只给广场留下一片宁静。

叶修却毫不意外,甚至看到一条不起眼的小触手企图把戒指抓了就跑时,一把将触手连带戒指抓住:“老韩你不仗义啊,没听说过求婚戒指还要被求婚的人自己准备的。”

于是那些触手就再次浮现了出来,环绕在叶修的身周,他也不客气,理了理神官袍直接往上一坐,既是老板,但也是恋人啊,过情人节时忙得不能约会就算了,还要客客气气算是个什么事啊。

叶修的影子轻微模糊了一瞬,韩文清从他的背后走出来,他的手上是一个小巧的紫色天鹅绒盒子,里面的丝垫倒是米白色的,戒指则是黑曜石一般地深黑,又泛着丝丝缕缕的红光,看起来邪恶极了,一看就不是光明属性的器具,就和神明本体一样令人恐惧又好奇。

“鲜花、美酒和戒指,烛光拿那帮倒霉学徒凑的,衣服你也没准备,这个求婚真的够正式吗?”叶修看着眼前不苟言笑的人,自己却先调笑了开来,他的脸上带着难得正经的温柔笑意,等着恋人给自己最美好的答案。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神职者,而且还是注定要侍奉神明终身的首席大神官?”韩文清脸上的冷漠也融化了,完全忘了之前的紧张,轻轻吻上恋人的额头,他抽出那束玫瑰花里唯一的黑色玫瑰,插进神职者几乎和神明一个制式的礼服领口里。

——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评论(2)
热度(62)
© 是可爱的啾啾鸟~ | Powered by LOFTER